莫凛

一个极度杂食+自逆cp的人。安利来者不拒,只要文够好,cp挡不了!

Miflo 2018 underneath beijing concert FM(partial)

Well that’s the whole problem with music industry that there are no diplomas. Well there are diplomas but doesn’t mean taht people are going to love your music. I wish I went to a school of music for a long time, I wish I did study music but I chose a different path. I went to the, into a rock style, heavy metal bands, I used to play heavy metal with my friends and make bands.

And it’s just a tough path because heavy metal wasn’t popular music, it’s not classical, it’s not jazz, and you don’t know if you are going to be able to get a job. So you just have to go out there and do what you feel like doing. And I went to business school, I studied business for five years just to get a degree, to get a diploma and make sure that I wouldn’t be jobless someday .

But at some point I did realise that this wasn’t my way, so I have to stop it. And I decided, I made a decision with myself that I wanted to do music even if it didn’t work out cause that was my dream. I don’t want to give upon my dream, I don’t want to give upon myself and give upon my life. so I just stop working I put money on the side, I saved money and I start writing songs and songs.

The best advice I can give to someone wants to do music is to never give up. That’s the only thing I can tell.

Okay I study sculpture, drawings and architecture for inside the room. I studied too politic science but it was… I don’t understand politics, xxx not good, my professor tell me ‘you don’t have to study this’. And it’s because I really love art, when I was a child I drew a lot a lot always.

I don’t imagine to be a singer when I was a child, but one day, I was a little bit wild when I was a child so I always take my bike and (ride the bike), away from home, very far away from home, and my mother ‘no you don’t take the bike…balabala’ 

And one day I see one little concert in a district, like this, not inside, just you know, outdoor. And I go with bike and I stay like this (still) The drummer ‘don don don don’…It was not a good concert but I thought ‘yes I want to make this!’

And after it was the moment of new wave, the dark music. And I really like this moment in my life when I discover a lot of rock group like Dépêche Mode, The Cure, like Joy Division and Bauhaus, and I really discovered music like this.

And one day I tried to convince my friend Michele Giannasso to ask the group Art Decade if we can have a fusion. And the guy tell me ‘yes (but) we can’t make a fusion with you, you know we are art decade, we are vert important’ ‘Okay just listen to the song’ Okay I will, it’s okay.’ And he listened the song and it was okay.

So we started the real group Art Decade and I was very happy. But I always drawing, I always like the art or the other
arts then it’s okay. I really like this.

I’m not…It’s just make up!Yes! Noemie know me in the real life so she can tell that I’m not beautiful. I’m not very beautiful but I can work on this. Don’t worry. Be strong… I try for you.

I think just one or two times, I write Flo Mothe on internet, but not more. because we know we were in the same project MOR so you never google (or) write on the internet. You never write on the internet the name of your friend. But I had to (???)

Flo: What’s internet I don’t know internet what’s it
Mikele: It’s a good question. It’s a type of media.

Flo: No I’m gonna try, I’m gonna type like ‘Mikelangelo China’, and see what comes out. ‘Mikelangelo Beijing’.[啥啥啥]Shanghai

Mikele: Who comes from Shanghai? And who comes from HK? Are you serious? For real? I think that there’s no one from HK…
Flo: There’s one more
Mikele: Incredible Who comes from Taipei?
Flo: Shenzhen? Yeah, cool.

王杰希0706生贺活动开启!

喵小红心点起!

+LC斐尔+:

 终于等到老王生贺活动!!!!!小红心点起啊啊啊啊啊!!!!!!!!


包包包子铺!:







王不留行帽子尖尖,骑着扫把划出天马行空的曲线,魔术师惊艳了整个世界。


向前、再向前,抛弃安逸的被赞颂,在真正的荣光降临前,即便遁入黑夜,即便潮水涨到面前。


才终于能迎接,迎接微草成原。


 


这是我们第一次,往后还将会有多少次,能这样说:


——生日快乐,“王队”。


 


 


即日起,至7月4日23:59:59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心点赞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红心数量超过5k: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生贺专题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


(PS:小蓝手是不算的哇,只有小爱心才算哦)


 


 


7月6日相约LOFTER,为王杰希庆生!


P.S. 欢迎各位大大们投喂作品(请打上#王杰希0706生日快乐 标签)~优秀作品有机会选入之后的生日专题哦! 




自留

嗷重温艾老师的文单开个地方碎碎念

未已

1.哇超级怀念!第一次看大概得三年前了?还是能看出来点写作手法上的小变化的www 老王一出场的时候大前辈的样子简直苏爆了,但是从在食堂里就开始被喻总润物细无声了www 这两个人怎么这么好啊……

【方王方】同归于年

二月份的墨尔本还算是盛夏,太阳毒辣的让人一刻都不想暴露在阳光下,亲历一次炭烧人肉的体验。方士谦攥着手机快走两步在一个阴凉处的车站旁站定,低着头划开屏幕对照公交时刻表,不经意间瞥见了顶部标题栏的日期。他这才恍惚地发现,后天就是大年初一了。

 

也不是没想过找几个人一起吃个年夜饭聊以慰藉,可真等到了日子,看着街上与平时无二的景色,顿时也没了心气儿。城市里的行人个个步履匆匆,临街店面的玻璃整洁明亮一尘不染,就连身上穿的也都是夏装,更有这头顶上火辣辣的太阳,让人生生觉得所谓除夕其实是个错觉。不然怎么能这么没年味儿呢。

 

回家路上经过楼下的华人超市,方士谦在门口停了停,几分钟后手里多了两袋不同口味的速冻饺子。

 

在炉子上烧开水,满满一盘饺子下了锅,合上锅盖的瞬间盖子里就附了一层细密的水珠。他倚在桌子边儿上,隔着一片水雾看饺子浮浮沉沉,朦朦胧胧中才依稀触着了点儿春节的味道。

 

都除夕了啊。

 

他的小队长现在在干什么呢。

 

 

 

 

 

-同归于年-

 

- 全职高手方士谦X王杰希同人

- OOC 属于作者

- 过不了年的执念

 

 

 

 

 

大年三十的北京城里现在正飘着雪花,老人们看着窗外,都乐呵呵地念着“瑞雪兆丰年”,盼着来年必定万事顺利、硕果累累。

 

而此时的微草队长正在家里忙着摆桌――除夕夜合家团圆,菜色自然是极尽丰盛,除了必不可少的饺子,各种荤菜素食林林总总地也铺满了一大桌。配着窗上的吊钱,门上的喜字,加上悬挂的红灯笼,衬出了一屋子的吉祥喜乐。

 

王杰希在桌上摆好了碗筷,看着开饭时间还早,便拿过了震个不停的手机。短信和QQ里都充满了节日祝福,他挑拣着回复,确认没有漏读的信息,又刷新了一遍邮件列表,检查了关注人私信。他点开短信记录又关掉,试图平复心里些许来处不明的焦躁感。食指无意识地摩挲着金属边框,手机在灵巧的十指中翻转,像是魔术师手里的纸牌。

 

 

 

 

方士谦无聊地翻看着手里的杂志,直到客舱内的提示音响起,顶灯熄灭。他把杂志放回原处,转而看向窗外。

飞机不知何时才会起飞,玻璃上的水珠在眼前一划而过,模糊了远处的灯光。

 

没有任何理由地,在他把出锅的饺子盛装入盘时,莫名地产生了回国的念头。接着就是订机票,收拾行李,把家里的宠物猫送到别人家寄养,然后拖着行李箱坐上刚叫好的出租。不是没有犹豫过,毕竟这实在是个疯狂的想法,可他皱着眉头试图说服自己的同时也没有停下关灯锁门的手。也不是没有别的理由,过年回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但他最终还是放弃了心底的狡辩。还有什么原因,不就是那个谁呗。

 

他飞了14个小时进入他所在的国家,手表上的时针在并不熟悉的城市中划过四个数字。两个半小时后他们就会站在同一片灯光下,而他却不知道彼此何时能够相见。

 

 

 

 

王杰希心不在焉地听着旁边父母聊着家常,手指放在锁屏键上却一直没有按下。今天已经是除夕夜了,往年方士谦的短信早就到了,就算是在国外的这两年也没变过。没有长篇大论妙语连珠,就是简简单单的几个字,也许再配上一张照片。前几年还是喜气洋洋的装扮,这两年却穿着不同的夏装,合着文字透出一种违和感。

 

手机丢了还是卡欠费了?难道混的太惨连人都见不得了?总不可能是延迟吧……王杰希难得地放任自己漫无边际地想下去,直到招来了自家母亲的不满:“这孩子发什么愣呢?大过年的,你平时又不着家,还不跟家里多聊聊……”

 

他这才回过神来,把手机屏幕朝上放在伸手就能够到的地方,加入父母新开始的对楼下年轻小情侣的讨论。

 

 

 

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提着旅行包,方士谦慢悠悠地晃悠在小区里。年关之际小区的安保措施越发严格,到了除夕夜更是连行人都不能自由出入,他还是报了楼号门牌号又登记了名字才被放行。这个小区他只来过一次,脑子里明明应该陌生地不留一点印象,身体却自发选定了方向逐步前行。王杰希家是二楼,买的时候考虑了照顾父母的腿脚,现在倒也方便了方士谦。从楼下向上看,能看到客厅温暖的灯光,隐约还能窥见人影晃动。

 

刚下过雪的天空格外晴朗,连北京这种重雾霾城市都能看见点点星光。第六赛季夏休期时方士谦曾经开车带着小队长上过百花山顶,那时他在山顶摆弄着相机想试一次延时摄影,一回头就看见王杰希穿着衬衫长裤抬头看着星空的样子。他的眼中映着整条星辰河流,让方士谦回想起了初上荣耀场的小魔术师,一样的星光璀璨,一样的灵动慑人。只是如今那样绚烂耀眼的王不留行已难再见,只留存于魔术师广袤的精神图景中,不轻易示人。

 

当年的小队长是多么年轻天真啊。方士谦唏嘘着过往,一边拿出手机举过头顶,打算来个自拍。电量不足的手机给出了闪光灯无法使用的提示,他只好挪到路灯底下,调整角度按下了拍照。冬日的灯光把脸色照的有些惨败,背景却几乎是漆黑一片。

 

这样也好。方士谦看着照片笑笑,打了几个字,点击发送。

 

 

 

家里的暖气开的有点大了。王杰希解开衬衫最上方的扣子,倚在了窗户旁边透气。呼出的热气碰到冰冷的玻璃凝结成水雾,一片黑暗中隐约有一个人站在路灯底下,手里好像还拉着行李箱。

 

大概是赶在除夕之夜合家团圆的游子吧。他一边看着边缘模糊的身影一边走神,随后被手中轻微的震动拉回现实。

 

“春节快乐,小队长   方士谦  [图片]”

 

王杰希惊讶地看着照片中那人厚实的冬装,却还是没有询问,只是简单回复了两句后就把手机扔在了一旁。不知何时楼下的路人已然离开,只剩薄雪上留下的浅浅的脚印。即使再三说服自己回国与否,想要通知谁都是他方士谦自己的事,王杰希还是忍不住地把额头抵在冰凉的玻璃上,仰头看着窗外的疏星,想起了曾经他们一起去看夏日银河的时候。他仰望着漫天繁星,回过神来时正看到方士谦半蹲在相机旁,直直地看向他的眼中,就如荣耀赛场上的治疗之神的目光中永远都存在着王不留行,为他扫平一切顾虑,照亮微草前进的路。

 

 

 

 

大衣口袋被手机屏幕照亮,方士谦单手拿出点开短信界面,“前辈春节快乐,羊年吉祥。”还真是小队长的风格啊,公事公办一丝不苟的,一点别的意思都品不出来。他一手提着旅行包一手拉着行李箱,慢悠悠地走向小区出口。不过按理说也的确没什么意思了吧。

 

 

 

两个人几乎都忘了,他们已分手三年。

 

 

【The End】

王与少女

大设定来源于汤上:人在18岁之后停止成长和衰老,直至遇上命中注定的爱人,相互爱上,与之一同老去,走向死亡。

而为了永恒的青春与生命,一次又一次杀死自己尚未爱上的另一半的王,是来自lof迷失域太太的脑洞。我爱太太,我爱太太的脑洞,也爱太太的文风,总之就是爱太太。

小段子,王≠闪闪,不打tag。

――――――――――――――――――――

王征战归来时带回了一个孩子,允许她住在王宫里长大。女孩在王的宽容和宠爱中成长为少女,渐渐从仆人的口中听说了关于王的传闻。

传闻那骄傲而自负的王,为了青春的生命和欲望的权柄放弃了真爱,只在素未蒙面的爱人们的棺材上放上一朵玫瑰。

然而少女天真而未经世事,尚不能理解这其中的意味。年复一年王的相伴中,少女依旧爱上了王。

在少女十七岁时,宫廷占卜师向王进谏,称少女是王命中注定的爱人,也是王所不允许的存在。

在十八岁生日的前夜,少女来到王的宫室,索求王的陪伴。王应允了。

王陪伴少女重访她的故乡,穿过花开的田野,淌过潺潺的溪水,在高山上俯瞰城市的风景。日出之前、海滩之上,少女牵着王的手握住镶满宝石的匕首,将刀尖抵上自己的心脏。

第一缕乍亮的天光不如您的金发灿烂,王冠中心的红宝石远比不上您艳丽的血瞳。愿您的统治长盛不衰,愿这光辉之貌永不被时间所侵扰。

“谢谢您,我的王。永别了。”

王在海边抱着少女,直到第一束晨曦穿过乌云,直到海鸥开始滑翔天际,直到远方传来人鱼的挽歌。

王在那棺中铺满田野中的花,用溪水将血迹清洗,以黄金和红宝石为她装扮。城市中的人们排列于街道的两旁,向又一位权力的祭品献上沉默的哀悼。

葬礼结束,一切一如往常。而王问出了今天的第一个问题――

“衰老,是什么样的?”

End.
细化待(mei)定(you)

从前,有一位魔法师。

从前,有一位魔法师,他的心里装了一个小人国世界。

小人国世界里每天车水马龙,人声嘈杂,有各色各样的人,发生着各种各样的故事。

在小人国世界里,有一个很特殊的小人儿,她就住在格利特大街的58号二层。
她带着可爱的黑色眼镜,有着美丽的微微卷曲的棕色短发,常常穿着黑色的连衣裙坐在楼下的甜品店里。

魔法师每天都注视着她。

她是一个很普通的小人儿,有喜欢和不喜欢的人和事,有擅长的技能也有不拿手的工作,在晴天里会出门散步,在雨天喜欢留在家里看书。
就像其他人一样。

她不知道魔法师每天都在注视着她。

魔法师非常喜欢这个可爱的小人儿姑娘,虽然他从未思考过为什么。

魔法师实在是太喜欢她了,于是他在水晶球里又创造了另一个小人国世界,然后复制了那个可爱的姑娘。只有她。
“你愿意和我一起玩吗?”
这样我就可以把我喜欢的她永远留在心里啦!

于是魔法师不再注视原来的她,而是每天都去新的世界里陪伴她,和她说话,和她一起做自己想做的事。
他们一起看雪,一起看海,一起种花,一起清扫庭院里厚厚的梧桐落叶。
从很久以前就想和她一起做的事。

过了很久很久,魔法师终于想起来原来的那个世界。他又回去看了看,发现她还住在格利特大街,只是搬到了24号。
她有了新的眼镜和新的裙子,书架上增加了几本诗集。她的朋友也越来越多啦。

魔法师发现她好像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但是他依旧很喜欢她,原来的她和现在的她。

魔法师看着星星想了想,还是决定把现在的这个她也复制过来,替换掉原来水晶球里的那个她。

只是魔法师发现,他不再能像原来那样完全读懂她的心。

慢慢地,可爱的小人从那个坐在甜品店的姑娘变成了在店里打工的甜点小厨,又变成了甜点店的主人。
她又搬回了58号的二层小屋,住进了她原来的房间,在旧的书架上摆满新的书。

而魔法师也慢慢地,每隔一段时间就替换一次水晶球里的姑娘,断断续续地注视着她长大。

可是忽然有一天,水晶球里的小姑娘再也不愿意待在水晶球里了。
她不愿意陪魔法师看书,不愿意陪魔法师散步,也不愿意她总是一个人。
我想要我的朋友们呀!

魔法师很伤心。我难道不是你的朋友吗?

“你是我的朋友,我保证,”她信誓旦旦地说,“可是我不能总是只有你一个朋友呀。
我有甜品店里的丽萨,有对角巷里的玛丽,还有公园里那只小猫杰西卡。”
我需要他们,他们也需要我。

好吧,魔法师说。让我想想。

魔法师仰躺在草坪上看着星星们缓慢地移动着,从东方到西方,横穿过整片天空。
为什么星星们总是在动呢?

当太阳再次回到天空时,魔法师封印了他的水晶球,冻结了小人国世界和里面的她。
她不再需要我了呀。魔法师这么想着,想要清空水晶球。
他很想念原来的那个可爱的,住在格利特大街的58号二层的小姑娘。

但是我把她弄丢了。然后再也找不回来了。

魔法师还是舍不得清空整个世界。
他小心翼翼地把水晶球缩小再缩小,做成了一个会下雪的玻璃球,里面是58号二层的小屋和楼下的甜品店。
他用魔法确保里面的雪永不会停止,然后把它送给了他心爱的那位小人儿。

当做她的新婚贺礼。

“你的婚纱真是美丽,像是雪花落在海面上一样。”
“谢谢!我也很喜欢它。认识你很高兴,温柔的魔法师先生。”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可爱的艾尔莎小姐。祝你新婚快乐。”

从前,有一位魔法师,他的心里装了一个世界。




-———

和妹子聊天聊出来的小脑洞,可惜文字功力不够不能表达出脑海里的情景。
大概就是一个关于成长与变化,喜欢和爱的小故事。
不要问为什么一个傻白甜爱好者却从不写皆大欢喜结局,我也想知道。

我期盼着有人能读懂她,可惜总不过是妄想。






我竟然把独闯天涯的tag刷到底了……还刷完了双剑和流逍流的所有文。所以我萌的cp到底有多冷……求投喂。

【生贺】Till The End

【生贺to 凤梨挂在王不留行扫把上】 


*架空西幻设定

 

*cp 乔高乔

 

 

 

*

 

微弱的烛光在角落里不安地跳动着,幽暗的石室中随处散落着各种魔法器具。书架上尘封的书籍被灰尘掩盖了名字,不知已在此默默沉睡了多少个世纪。地面中间画着一个略显简陋的六芒法阵,边缘隐隐散发着环绕鬼神之力的紫光,映在召唤者隐藏在帽下的脸上。

 

幽暗狭小的空间里隐隐传来低语,还略显青涩的嗓音吟诵着古老而拗口的召唤词。

 

“......Thou hast distinguished between the Just and the Unjust

  (……你在公正与偏见之间闪现光芒)

  Thou didst make the Female and the Male.

  (你让这个世界上有了两性之别)

  Thou didst produce the Seed and the Fruit.

  (你带来种子与果实)

  Thou didst form Men to love one another, and to hate one another.......

  (你让人们相爱,也因此而相恨……) 

   Hear Me......

  (请听我说……)”

 

随着最后一个颤抖的音节落地,仅剩的一丝火苗也归于黑暗。年轻召唤者的发丝被不明来处的风吹起向后飘散,而后一切又重新归于沉寂。

 

一寸灰看着黑暗中忽然出现的身影不自觉后退了两步,又强迫自己手举刻有法印的纹章上前。“吾……吾召唤汝而来……以此徽记……”还未说完的尾音随着雾气飘散在空中几不可闻,渐渐显露出法阵中受召而来的异族。

 

以恶魔标准衡量显然还处在成长期之中的身形略显瘦小,而比起温润无害的相貌,浅茶发色间伸出的两只黑色尖角大概更能证明其身份。他眨眨眼睛迅速环顾四周,随后才将视线落在面前人的身上。

 

“……是你在召唤我吗?”低头有些惊讶地看着明显只有人类13、14岁年纪的召唤者,他以轻柔的语调给出善意的提醒,“和恶魔的交易是有代价的,我可以替你实现你的愿望,但是这之后你的灵魂便归我了。你确定要许下愿望吗?”

 

召唤者听到这句话微微颤抖,随后抬起头直视对方,尽力平静地回应:“……我知道。只要你完成我的愿望,治好我的导师。”然后——然后我将不再属于这里。

 

“……好。”抬手让徽记漂浮在空中,恶魔示意对方将血滴在法印之上,随后看着自己的血以同样的方式被吸收,“那么你的名字是?”

 

“……一寸灰。”

 

“木恩。”

 

——契约成立。

 

  

*


“他就是你的导师?”木恩仔细检查着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魔法师,有些疑惑地回头问道。

 

“是的……你能治好他吗?他已经昏迷好几天了。”一寸灰站在床边有些不安地交叉手指,担忧地看向沉睡之人,“其他的学徒都外出历练了,只有我因为经验不足陪在导师身边,可是还是出了意外……我……” 少年的嗓音中略微显了哭腔,天知道当他发现王不留行陷入昏迷时他有多么惊慌失措,翻遍了城堡中的一切书籍都找不到破解的方法,不得已只好闯入地下密室。而成果——那只不像恶魔的恶魔——在征得了他的同意后便开始在屋子里寻找着什么。

 

“嗯……是一个黑魔法,在人界有些不常见,不过应该还是可以解决的。所以放心吧。”放柔嗓音安慰了眼睛发红的魔法学徒,木恩将他找出的魔法材料放进坩锅,指尖冒出一簇火星点燃了锅下的火焰,“……其实你完全不必召唤我来的,人界的术士足可以解决。这样你就不用付出你的灵魂了。”

 

“没关系……如果放任导师昏迷,万一来不及的话就糟糕了。而且……我也没有学魔法的资质呢。”听到对方的回答他安心地松了口气,随后带着点苦笑坐在桌边的椅子上。看着对方自顾自的忙碌,一寸灰索性倒了一杯水递过去,“给你,喝点水吧。”

 

“啊……谢谢……”有些惊讶地接过水杯,木恩不得不承认这是第一次有人会关心他,毕竟恶魔向来是一个冷酷无情崇尚武力的种族。被感动了的木恩觉得他也许该给眼前情绪低落的小学徒一点鼓励。

 

“嗯……其实作为一个魔法学徒,你的魔力已经很纯正了啊。而且,说实话,”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转过头笑了一下,“我也是第一次被人类召唤。毕竟很少会有人选择召唤像我这样——还在成长期——的恶魔。”处于成长期的恶魔还没有得到真正的力量,对于强大的召唤师来说并不是令人满意的选择。

 

一寸灰看着眼前明明有些害羞却还试图安慰他的恶魔不禁笑出了声,歪头看着对方轻声开口,“没关系的,反正……我也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了。”擅自闯入禁地,召唤恶魔,这已经违反了魔法师的规则。即使是为了救治导师,却也很难再留下。“这里……已经不需要我了。”

 

短暂的沉默。

 

“那你要去哪里呢?”年轻的恶魔先生担忧地问道,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担心的其实是自己的猎物,反而替对方的未来而烦恼着。

 

好在并不是所有人都没有认识到这个问题。

 

“我哪里也不会去啊。你帮我治好我的导师,然后我的灵魂归你所有——这是我们的契约。请放心,我不会逃跑的。”毕竟,也没有什么必要吧。

 

随后又是一阵沉默。

 

“……这不公平。”

 

正在为王不留行整理衣物的一寸灰听到这个突兀的短语不解地回头,看到的是脸颊微红却神情坚定的木恩。“我……不太了解人界的规则是怎样的,但是我觉得这样对你很不公平,”他重复道,“你付出了灵魂却什么也没得到。这样……很不值得啊。”

 

“可是契约都已经订下了啊。”一寸灰觉得有些惊讶,毕竟还从没听说过有恶魔会放过已经到手的猎物,更何况契约已订,他的灵魂已经不再属于自己,“那……你想怎么办?”

 

伸手取出徽记令其漂浮在空中,木恩踌躇地看着对方,最终还是下定决心滴上自己的血液:“作为补偿,我愿意一直陪伴你,直到你老去死亡,重回死神的怀抱——那时我会取走你的灵魂。这样,你……愿意吗?”徽记吸收了献祭后散发出亮蓝色的光芒,漂浮在两人之间,静静等待着另一方的回答。

 

 “……一寸灰。”

 

“木恩。”

 

——契约成立。

 

——直到死亡终结。